冲着像“龙”这一点赶往Y市。   龙睚看着新闻中,考古人员正在准备将头骨率先取出,眼神陡然转冷,起身往外走去。   荣岁叫住他,“你要去哪?”   “我去将他的尸骨带回来。”接受了巨龙的馈赠后,龙睚已然恢复许多,已经可以暂时变回成年形态,“即使只剩下一具骸骨,也不该让人类如此折辱。”身首分离,被人类用作各种各样的研究与展览,对于天生高傲的龙族来说,这是不可容忍的侮辱。   “你准备怎么把它带回来?”荣岁看向两手空空就要往外走的龙睚,不得不提醒他一个现实的问题,“现在Y市肯定已经被游客挤爆,陵北峡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有人守着。”   在这样的情况下,想要悄无声息的带走龙骨,几乎是不可能的,而且现在官方已经辟谣了,大部分民众信任政府,已经相信了“恐龙化石”的说法,龙睚要是现身将龙骨带走,那简直就是不打自招。   龙睚显然没有想到这些问题,沉默不语。   荣岁叹气道:“我陪你一起去吧。我先去订票,等到了地方再见机行事。”   龙睚沉默片刻朝他点头,“多谢。”   ……   荣岁定了当天凌晨两点的票。最近去Y市人流量大增,高铁动车增加了许多趟,但是票还是一出来就被一抢而空,荣岁看了半天,只能买了三张凌晨两点多的高铁票站票。   提前收拾好东西,荣岁殷烛之还有龙睚三人一同出发去了Y市。   到达Y市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五点,陵北峡周边一圈的酒店民宿都已经被订空了,他们只能在市里的酒店定了房间。到酒店将行李放下后,三人便趁着夜色,连夜赶去了陵北峡。   …   荣岁趴在殷烛之背上,烛龙的鳞片滑溜温润,手感如同上好玉脂,后颈的鬃毛顺滑韧劲,还带着一股暖呼呼的温度,荣岁紧紧抓着鬃毛,将脸也埋进去困倦的打了个哈欠。   殷烛之背着他穿行在云层之中,带着水汽的风从身边掠过,却半点挨不到荣岁,火精跟在荣岁身边上下飞舞,三人不过片刻,就到了陵北峡的上空。   整个陵北峡现在已经被封锁,禁止游人上山,两侧的高山停满了起重机,坚韧的钢索垂下去,随时准备将水中的头骨起起来。头骨周围的山壁上搭着木架,木架上有荷枪实弹的特警守着,旁边还有两架摄像机在同步直播。不管怎么看,都不是适合动手的好时机。   龙睚垂首看着下方,银灰色的眼中一片冰冷。   荣岁担心他冲动闹出事来,只能劝道:“他们应该没有这么快动作,我们想想别的办法。”   “什么办法?”龙睚转头看他。大有荣岁的答案不能让他满意,他就要动手暴力去抢的意思。   荣岁皱着脸想了想,忽然灵光一闪道:“我们可以找非管局。”   这么大的事情,非管局不可能不知道,如果动作快的话,说不定人都已经派过来了。   “我明天早上跟宋书联系一下,问问情况。”荣岁道:“政府里我们说不上话,倒是可以让非管局帮忙。”   龙睚沉吟了一会儿,觉得这个方法可行,转头看了一眼下方的骸骨,一甩尾巴跟殷烛之一起回去。   陵北峡一来一回不过花了二十分钟,眼看着天已经快亮了,荣岁简单的洗漱过后便抓紧时间休息。   次日一早,荣岁给宋书去了个电话问情况。宋书去了几次幼儿园后跟他还算熟悉,听他这么问,便将派遣人员的电话给了他,“这次是蔡观主带着人过去的,你可以直接联系他问问情况。”   荣岁道了谢,挂断电话就又立刻联系了蔡观主。   蔡观主正跟两个同事在早点摊上吃早点,接到荣岁的电话还惊讶一下,“荣老师?”   荣岁也楞了一下,惊讶道:“您认得我?”   蔡观主哈哈打了个马虎眼,“听同事提过。”   荣岁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,听闻对方也在Y市后,就约了早饭后见面谈。   几人约了个茶楼,蔡观主早到一步,已经泡好了茶在等着。荣岁三人进来,蔡观主的目光在他身后的殷烛之跟龙睚身上顿了顿,随后恭敬的起身问候,“殷先生,龙先生。”   两人朝他略微点头,一左一右在荣岁身边坐下。   蔡观主倒了茶,先打开了话头,“三位也对出世的龙骨感兴趣?不过听说这次中央也发话了,务必将龙骨完整无缺的带回去,诸位恐怕要失望了。”虽然对外宣称是恐龙化石,但是知道的人都知道,这是一具真正的龙的骸骨,别看现在有电视台跟进直播,但实际上整个陵北峡,现在严实的连只蚊子都飞不进去,就是为了防止有人为了抢夺龙骨生事。   荣岁表情复杂,余光瞥了一眼脸色越发难看的龙睚,微微咳嗽一声道:“我们确实是为了龙骨而来。”   “陵北峡的那具龙骨……是龙睚父亲的遗骨。”   淡然喝茶的蔡观主一口呛住,狼狈的咳嗽两声确认,“你说什么?”   荣岁无奈重复道:“陵北峡的那具龙骨是龙睚父亲的遗骨,我们这次过来是要将遗骨带走,只是守着的人太多,还有直播,不太好动手。”   蔡观主神情几度变化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能道:“这……可是上面交代了……”   “你们不想还?”龙睚危险的眯起眼睛,冷冷道:“若是不还,我便自己去取。”   蔡观主:“…………”   他朝荣岁使了个求救的眼神,荣岁却没有搭理他,而是笑眯眯道:“蔡观主您看,龙睚看在同贵局常有往来的面子上,才暂时没有动手。这龙骨是他父亲的遗骸,于情于理都该交还我们,您说是吧?”   蔡观主:“可是这……”   荣岁继续道:“如果龙睚自己去取,动静闹大了可就不好收场了。”   他这话里话外都是威胁,蔡观主看看他身边一左一右的两尊大神,最后只能认命的叹口气,“我明白了,我会把三位的意思向上面汇报。”   作者有话要说:  荣岁:听说你们发现了龙骨。   蔡观主:是呀是呀   荣岁:那其实是我们家的。   蔡观主:……谁找到的就归谁了。   荣岁:哦……刚才龙睚说……   蔡观主:行了行了,你家的都是你家的。   清明过后,雨势越来越大,黄豆大的雨点打在地上,能砸的人生疼。暴烈的狂风甚至能将路边的大树都连根拔起,气象台发布红色预警,紧急发布了停工停课停市的通知。大家能不出门的都尽量不出门,路上的车辆行人稀少,只有天地间一片白茫茫的雨幕。   由于连日暴雨,陵北峡的水量猛增,水位上涨,将露出水面的头骨又淹了一半,且还有持续上涨的趋势,为了安全,发掘工程不得不被迫停了下来。   老教授被人架着退守到山上,只能焦急的看着河道中越来越高的水位束手无策。   天气实在太过恶劣,不管是陵北峡的研究人员,还是兴冲冲赶来Y市看热闹的网友们,都只能困守屋中,连门都出不得。   荣岁他们也待在酒店里,龙睚在封闭的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大雨,从见了蔡观主回来后,他的心情就是不很好。荣岁想劝劝他,又不知道该从何处劝起。毕竟那是他父亲的尸骨,虽然站在人族的立场上来看,对龙骨的发掘研究并没有什么错处,但是对于龙睚来说,自己父亲的尸骨被人挖出来,还要拿去做研究到处展览,不管怎么想也不可能高兴。现在能忍耐着等蔡观主的回复,已经算是理智尚在了。   荣岁抱着殷烛之叹了一口气,自然的将头抵在暖呼呼的肚皮上蹭了蹭,“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啊?”   殷烛之僵硬的想要蜷起尾巴,默默脸红了一会儿又自暴自弃的放下,对于荣岁这个新培养出来的小习惯十分的纵容。   接连几日暴雨,也没有什么新闻,荣岁就抱着殷烛之用手机刷微博。微博上倒是一片热闹,之前龙骨刚被发现时,不少人信誓旦旦的说是“龙”的骸骨,还做了各种长篇大论的对比分析,有理有据,以至于网上不少人都信了。只有不相信的少数还在评论里底气不足的辩驳。   但是后来官方出面接受采访,一锤定音说是恐龙化石后,之前写小论文分析的几个博主微博评论里简直就是大型打脸现场。各种报道的石锤在评论里随处可见,还有让博主不要弘扬封建迷信相信科学相信社会主义的……总之就是在官方说法出来后,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相信。   毕竟龙这种传说中的生物,对于人族来说似乎太过虚无缥缈,而且都说叶公好龙,现在网上看着一片热闹欢腾,如果真的证实了有龙的存在,说不定反而会引起大规模的恐慌。   现在这样的情况,倒是上面跟荣岁他们都喜闻乐见的。   …   蔡观主的效率很高,茶楼谈话后的次日,他就带来了新的消息:局里同意将龙骨归还龙睚,但是现在暂时还不能带走。   非管局里不仅有人族,还有妖族,双方相互制衡相互妥协,自有一套约定俗成的规则:对于无主的妖怪尸骸,如果被人类发现了,妖族是默许人族进行研究的。这次的龙骨也是一样。虽然龙族在妖族中地位不一样,但是既然是约定俗成的规矩,便没有人想主动打破。妖族默许了人族这边派人过去。这也是为什么这次发现龙骨,非管局来的却全是人族、一个妖族也没有的原因。   但是龙睚出现后局面又不同了,蔡观主如实将荣岁他们的话传达到了非管局高层,高层的妖族听说睚眦前来索要龙骨,也坐不住了,纷纷出面说话。   要是无主的龙骨便算了,现在人家儿子都找上门了还不肯还,那就太说不过去了。   妖族中的一致意见是:要是不还,睚眦找上门强抢他们可不会管。   人族中则又分成两派争论不休,亲近妖族的那一派认为于情于理都该归还龙骨,另一派却认为,龙骨的现世对于许多研究都有帮助,既然是他们先发现的,便不能轻易归还。   而且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现在来索要,是何居心?   几波人吵了一个晚上加一个白天,最终少数服从多数,同意将龙骨归还。只是这次龙骨惊动的人太多,连上头的领导都指名要,非管局再怎么厉害也厉害不过上面的大佬,便只能先去周旋,然后让蔡观主过来问问龙睚能不能再宽限一阵。   龙睚考虑过后,最后同意再给他们三天的时间。   三天之后蔡观主再次上门拜访,神情有些苦涩、荣岁将人请进来,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事情可能没有预想中的顺利,便道:“蔡观主有话就直说吧。”   龙睚不冷不热的抬头看他一眼,显然也在听着。   “这个……”蔡观主有苦难说,考虑片刻决定还是和盘托出,他叹口气道:“归还龙骨的事上头批了,但是最近有位重要领导病了……”   “他想要……”蔡观主观察着龙睚的表情,小心翼翼的道:“他想要……龙角。”   龙睚蓦然抬头,眼神如刀,声音阴沉,“龙角?”   蔡观主手心捏了一把汗,点头道是。   龙睚冷笑一声起身,“那就不劳烦诸位了,我自己去取。”   龙角又名尺木。古有记载,龙无尺木,不能升天。还有蛟龙化龙,也得生出尺木才能顺利飞升。如此种种都道尽了龙角对于龙族的重要性。   若是没有头上尺木,还能称为龙么?若是一条活着的龙,绝对不敢有人对它说,我想借你的龙角一用。就是性格最温和的龙族,听见这样充满挑衅的话,恐怕都是要跟你拼命的。   蔡观主自知理亏,面对龙睚的冷脸只得赔笑道:“龙先生留步。”   龙睚顿住脚步,转身冷冷看着他,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是一对龙角还不够么?”   “这是那位领导的意思。”蔡观主解释道:“并不是局里的意思。”但凡是脑子清楚的人,都知道这样的行为是对妖族的挑衅,更别说龙睚现在看着可不是从前好欺负的样子,真要是把他惹怒了,天知道会搅和出什么祸事来。   而且到时候人家是为父报仇,把道义全占尽了,不占理的反而成了他们。   “我此行来。便是传达局里的意思。”他缓缓道:“陵北峡景区的守卫现在是局里在负责,今晚我会带你们过去,龙先生只要将骸骨悄无声息的取出,我们自有办法应付上面。”   龙睚没想到他会提出这种建议,惊讶挑眉,“你们的目的是什么?”   蔡观主摇摇头笑而不语,“龙先生只要知道我们并不愿与妖族为敌便好。”   荣岁看看他们打机锋,总觉得内里并不像蔡观主说的那么简单。   龙睚沉吟片刻,答应了蔡观主的提议。   ……   晚上十点,蔡观主如约开车来接他们,三人上了车,黑色的轿车便悄无声息的滑入了雨幕之中。   出了市区,便往陵北峡开去,车子上了山路,颠簸半晌后,才终于到了陵北峡的北岸。   老教授带领的研究团驻扎在南岸,他们正好在对面,隔着一条蜿蜒狭窄的河道,能看到对面营地传来的灯光。   雨还是很大,山上的道路被浇淋的泥泞不堪,荣岁撑着伞跟在蔡观主身后,雨水在伞面敲打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声响。   殷烛之趴在他怀里,一双金色的眼瞳定定看着前方。   他们在山崖边站定,此时已经看不到河面之上的头骨了,因为暴雨持续的时间太长,水位暴涨,将整个头骨淹在了水中,